下载TXT · 书籍介绍 | 章节目录
返回首页 玄幻·奇幻 仙侠·武侠 都市·言情 穿越·历史 科幻·灵异 同人·网游 小说排行榜 小说书库

第167章:牛逼男

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作者:鬼店主田七时间:2018-05-17 15:42:41
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牛先生,咱们店里——”我还没说完,他就打断了我的话,说:“别叫什么牛先生,听着真他妈别扭!要不你干脆叫我牛逼先生,这名字多来劲啊!”幸好我现在没喝水,不然非喷出去不可。牛逼先生这几个字我可叫不出口,就笑着说还是换个称呼吧,牛风很不高兴,最后同意让我叫他风子。

  聊了一会儿,牛风接了个电话,在我去到饮水机里接两杯水的时候,忽然听他在电话里骂起来:“他妈的傻逼吧,内是我歌迷,那蜜我早看上了还没嗅呢,什么时候轮到丫跟这儿瞎逼掺和?惹急爷爷非插了他不可!”我听得直发蒙,从来没听过这么地道的北京土话,很多词不明白什么意思,但也能猜出个大概来。

  挂断电话,我把水杯放在桌上牛风的面前,他余怒未消,对我说现在有的是就是欠抽,回去非找人弄他不可。对这种事我完全没兴趣,也不想插言,牛风问:“说正事吧,什么邪物效果最好?多少钱?”

  我说:“以我的经验来看,肯定是山精效果最好,但那东西很难遇;养小鬼和地童古曼也很霸道,只是这两样东西多为女性所供奉,你一个大老爷们儿在家里养个鬼仔、供个古曼,似乎不太合适;邪牌可以,但那东西不是天天都有,我帮你具体问问泰国方面吧,看有没有什么刚加持出来的邪物。”

  牛风有些失望,点了点头,站起来往外走,这人的性格倒是直爽,来去都不多废话。我把他送出门,他回头对我说:“有空到我那儿,北街46号狂人酒吧。”说完就走了。目送着牛风钻进出租车远去,我回来隔着卧室门叫罗丽出来。她这才出了卧室,卧室里没有空调,比店里热得多,我看到罗丽脸和脖子上全是汗,她跑到出风口去吹,连忙被我拉开。

  “怎么,你是想迅速感冒吧?”我把她按在休息区椅子上,拿过干毛巾让她擦汗。罗丽笑嘻嘻地边擦汗,边问我刚才和那家伙聊什么来的。

  我说了牛风的情况,罗丽撇着嘴:“什么摇滚歌手啊,我看就是个流氓!你看他那副德性,流里流气,没素质!是北京人吗?”我说听口音应该是,尤其那一口的京腔土语,但他代表不了北京人,冯总也是北京的,你看人家那素质。

  给高雄打电话说了牛风的情况,问他要不要接这单生意。高雄说:“为什么不接?佛牌店又不是你的,再说,客户是你去酒吧发名片引来的,做成生意的利润还要分给店里,总不能出了事就怪到你头上吧?”我说毕竟是实体店,到时候客户肯定会先来店里大闹,尤其这种唱摇滚的,脾气臭,素质也差,不太好惹。

  “话都被你给说了,前怕狼后怕虎,没出息!”高雄哼了声,“总之有钱就赚,邪牌邪物利润大,如果客户非要请,就让他写个声明,要是以后没按规矩或者破坏禁忌出了事,你和佛牌店都不负责。”

  晚上关店,罗丽可能是有些受凉感冒,早早躺下睡觉。我看着手机里高雄传来的几张彩信图片,都是邪牌和邪物。有两块宾灵牌,有招财手指,甚至还有颗头骨,头顶贴着几张金箔,配文写的是降鬼域耶。看着这颗没有下颚的人头骨,我心想这东西还是别发给牛风了,就算他胆子再大,也不可能捧着这东西回家。而那两块宾灵牌配的文字注明,一个是伊霸女神大灵,另一个是转运男大灵,都是圆形的天灵盖,上面绘着彩色图案和经咒,有大有小。至于那个招财手指,文字没有标注,只写明此物是由泰北某位鲁士师傅制作加持而成,入重料。

  这让我怎么选择?最后决定把转运男大灵和招财手指发给牛风,让他自己选择。过了两个小时也没回复,我想可能是他在酒吧里唱歌吧,看表才不到九点,心想闲着也是闲着,干脆去三里屯酒吧街看看。牛风不是在那里驻唱吗,我对听歌没什么兴趣,但他肯定跟酒吧老板和乐队的人都熟,多带些名片,到时候逐个发发。最主要是无聊,北京这大都市的夜晚多丰富,我却窝在佛牌店的小卧室里看手机,多么浪费生命。

  于是,我乘出租车来到三里屯,跟人打听北街在哪,才知道就是雅秀北路的俗称。酒吧街吵得很,但这条街比之前我去过的“脏街”强多了,至少走到某酒吧门口的时候,能听出里面的音乐是什么。找到46号酒吧,果然霓虹灯上写着“狂人酒吧”的大字。走到酒吧门口,隔着玻璃就看到里面的舞台上站着四个男人,各持乐器正在演奏,中间是个瘦高男人,手里抱着电吉它唱歌,正是牛风。

  进了酒吧找个地方坐下,要了杯啤酒和两小盘干果,我边慢慢喝边听歌。这四位都穿着半袖,露出胳膊上密密麻麻的纹身,让我想起那些阿赞师傅来,还真有些像。不过阿赞师傅的纹身都是黑色,而这四位则是全彩,花里胡哨。不得不说,牛风他们的表演真不怎么样,虽然我不很懂摇滚,但也听过魔岩三杰他们的歌,跟他们比起来,牛风的演唱毫无特点,让人昏昏欲睡,连他们四位也都无精打采,显然只是为了演奏而演奏,为了唱歌而唱歌。一曲结束,牛风对着麦克风来了句:“谢谢大家,牛逼啊,我就是牛逼!”低下有几个人笑起来,牛风等四人拎着乐器从侧门进去。

  “这歌唱的真没劲,”我旁边桌上有位女士说,“我都快睡着了!”她对面的男人连连点头。舞台上又换了另一组合上去。是一男一女,女的年轻漂亮,穿黑皮衣裤,白嫩性感,歌声虽然并不出众,但很有味道,特别像女朋友在撒娇,倒是引得不少客人注目。说实话,我也喜欢听。
首章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尾章
键盘按键控制翻页说明(←:上一章 Enter:返回首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