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TXT · 书籍介绍 | 章节目录
返回首页 玄幻·奇幻 仙侠·武侠 都市·言情 穿越·历史 科幻·灵异 同人·网游 小说排行榜 小说书库

第六十八节 秦魏友谊球赛

战国之军师崛起作者:晨风天堂时间:2018-05-17 22:55:57
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信使当着司马错的面将那竹片有字的一面放在地上用脚踩着用力的旋转,很快就将那竹片上的字迹完全清除。

  之后,信使向司马错施礼:“下官告退。”

  “王使走好。”司马错回礼之后眼睛看着地上那些刚才磨出来的竹屑,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向寿,没这份才能。边境冲突,好一个边境冲突,这种事件……”司马错猛的抬起头大喊一声:“来人。”

  立即有亲卫小跑着来到司马错面前。

  司马错问道:“拿本尉令牌前往北屈,告诉白晖就说王龁与白平本尉暂留,蓝田大营、函谷关两地,本将挑选一等军候三人、一等百将二十人调至北屈听令。”

  “诺!”

  司马错派出的信使不但带着自己的给白晖的信,还有半于韩人为何提前开战的解释等。

  当晚,司马错特别设私宴请王龁、白平两人。

  酒肉摆上,司马错没有丝毫回避很直接的就问道:“两位,可曾听过边境冲突一词?”

  王龁、白平对视一眼,瞬间就明白司马错的意思。

  因为白平是当事人,所以白平问道:“国尉,可是说上次攻北屈之战?”

  司马错回答:“是,也不是。”

  听到这话,王龁与白平同时站了起来单膝跪地:“国尉在上,依秦律国尉问话我等身为秦将不敢不言,也不敢不实,可此次战事我等不敢言,也不能言。此战布局所有军候以上皆知,但有王诏,外传一言者斩。”

  “与此战无关,只问那四个字,而且话不出门。”司马错再次强调了一句后看着两人,他在等一个答案。

  若是真想知道布局,司马错自己去见秦王即可。

  司马错不想问,他想看一看白起、白晖的安排与自己设想的有多大差别,自己已经老了,大秦眼下后继无人,根本就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大将。

  魏冉懂军事,可领兵,但还算不上大将,大秦需要镇国级大将。

  王龁、白平商量片刻后,白平说道:“国尉,边境冲突就是边军开打流血死人的意思,在我家二将军的说法还有另外两层意思,一种是故意找事,特别是那种事后说不清谁对谁错,越打越上头,越打双方投入的兵力越多,最后引发大战。”

  “听这么说,这故事找事可以是别国,也可以是我大秦。”

  “正是此意。”

  司马错点点头:“再说第二种意思。”

  “攻北屈。这就是第二种意思,还可以一分为二,一就是报复性攻,北屈就是借此名义开战的。另一种末将没见过,听过二将军讲,却不理解其中意思。二将军说可称为边境自卫反击战,意思就是,敌军来打我大秦,我大秦不得不战。”

  司马错轻轻一拍几案:“妙,妙。”

  白平不理解,司马错却完全明白了,特别是王诏后补了那四个字,那么正好就代表着秦对魏国开战打的就是自卫反击战。

  司马错再问:“本尉问你二人,如何引谷邑先攻柿邑?”

  王龁、白平二人又不说话了,这其中牵扯到了实际的战略计划,虽然与白起、白晖制订的战略计划没有关系,但两人此时的身份没资格去制订对谷邑的计划。

  “有何想法,说来听听。”

  “示敌以弱,引敌来攻。”

  司马错摇了摇头追问道:“如何示弱,如何引敌来攻。”

  “这……”王龁与白平这短时间内却拿不出一个有效的办法来。

  司马错没再逼问二人,只是吩咐亲卫再把自己一封信送到北屈城去。

  北屈城,战国史上第一届国与国之间的角技球赛即将开赛。

  看台上白晖完全无视魏国来的人,无论是公子还是臣子,在白晖眼中全是菜。魏国已经不是魏武卒的时代了,他们不是大秦的对手,所以白晖连虚礼都懒得给。

  魏国来的人看着白晖,一边是心中有报,一边却惭愧,魏军被这么一个年轻人打的兵败如山倒,此时这个年轻人看魏人的是用鼻孔在看,不是用眼睛。

  一名内侍官走到白晖身旁:“左庶长,王令,让你和魏国臣子说说话,那怕是闲话也行。”

  白晖扫了一眼魏国来人,拿起酒尊走到了公子遬面前:“遬公子,外臣白晖有礼。”

  “恩!”公子遬给了白晖一个冷脸,他非常讨论白晖,看白晖这张脸他就讨厌。

  冷脸?

  白晖能说,你丫的一个狗屁公子,就是有个好爹,你凭什么敢在我面前甩脸色,拼爹咱不行,有各咱拼哥哥,我哥可是白起。

  越想越气,白晖开口说道:“既然是比赛就有胜负,不如赌有小东西为乐,遬公子以为如何?”

  “赌十金。”

  公子遬语气很淡漠,在他眼中确实没把白晖放在眼里。

  一个小小的左庶长,有什么资格在自己面前嚣张。

  嚣张,白晖可不在乎你是谁,在天下唯秦独尊,白晖冷冷一笑:“公子若是不敢赌就明说,十金用来打发小孩子还行,看你也不是小孩子了。若公子想要十金,我立即叫人给公子送来百金。”

  公子遬脸色大变,侧身看着白晖。

  周边听到两人说话的也都停止了交谈将视线转到了白晖与公子遬这边。

  公子遬语气低沉:“以白左庶长之意,赌多少金?”

  公子遬将左庶长三个字咬的极重,就是在说你只是一个刚刚算是贵族的人小物,注意你的身份。

  秦王也兴趣十足的看着白晖,他听过魏冉分析白晖。

  这白晖就是属驴的,要顺着来好商量,硬怼的话不是谁都能在白晖面前大声说话的。更何况公子遬还不是秦人,更不是秦官。

  白晖伸出四根手指。

  公子遬笑道:“四百金,赌了。”

  “哈,哈哈。”白晖的笑声之中充满了嘲弄。

  公子遬笑不出来了,语调变的很低沉:“四,四千金……”公子遬咬紧牙关,狠狠的一点头:“四千金,赌了。”

  “哈,哈哈。”白晖还是刚才那副笑声,这一次听起来比上次更加的刺耳。
首章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尾章
键盘按键控制翻页说明(←:上一章 Enter:返回首章 →:下一章)